舉報郵箱:2386546473@qq.com

舉報電話:110

X
您正在瀏覽:首頁 > 案例連載

邪教修練帶來的各種身心效應

時間:2020-07-27 來源:《36名邪教親歷者實錄》 作者:

  ■ 廣州中醫藥大學應用心理學系 邱鴻鐘教授

  根據"因病獲益"理論,如果邪教參與者不能從修練中獲得某種利益的話,就不會出現趨之若鶩,執迷不悟的癡迷現象。一般,邪教修練可能會帶來以下幾種身心變化效應:

  一、暫時減輕社會焦慮和心身性疾病癥狀

  邪教大多強調練習者要擺脫家庭和組織等世俗生活、感情與工作的羈絆,專心致志練功,甚至要做到"不二法門"。事實上,這樣一來的確可減輕不少修練者存在的焦慮和憤怒等消極情緒。中國古代道家的"道"的概念為不少修練術所剽竊和利用。究竟什么是道?形象地說"道者,虛無、平易、清靜、柔弱、純粹、樸素"。在個人修心養性中如何實現治道?根據道的特性,首先要減少對外界刺激誘惑的關注,因為"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聾,五味令人口爽,馳騁畋獵令人心發狂,難得之貨令人行妨";不少修練者因放下了對房子、票子、職稱等原來撩人心動的問題的"執著"之心,得到了暫時的安靜。其次,治道的核心就是自我修練與自我控制的藝術。何為治道?老子言:"原天命,治心術,理好憎,適情性,即治道通矣。"用今天的話說,所謂精通治道其實就是通過追究天命的根源(類似精神分析和生存分析),使自己的心術得到修整(類似認知療法),使自己的好憎得到調整,性情得到相合(類似理性情緒療法)。如何實現上述這些任務呢?經典里說:"凡此四者,不求于外,不假于人,反己而得矣。"意思是解決心理問題的方向只有反觀自己一條道路。不少修練者因為用反省自己代替了過去一味對環境和他人的抱怨和不滿,或用精神的幻想取代了對功名利祿的追求,從而減輕了由欲望和生存競爭所引起的社會焦慮,一定程度上實現了由"制命在外"轉變為"制命在內",心態在一定程度上獲得了表面的平衡,許多心身性疾病,如高血壓、冠心病、消化性潰瘍、精神性多尿、慢性結腸炎的主觀癥狀也因心靈減少了對軀體的干擾而得到明顯緩解。然而,如果上述這種效應是建立在邪教的超價信念基礎之上,那么,這種效應當然是不會持久的。

  二、取得減輕藥源性疾病的效果

  據報道,藥源性疾病已經泛濫成災,成為當代突出的公共衛生問題之一,小病大醫、一病多醫已經成為普遍的不良醫療習慣。據調查和觀察,修練者中有相當一部分是藥源性疾病的受害者??嗫鄬めt問藥,但久治不愈,因而悲觀失望,喪失了對醫學和醫生的信任。事實上,傳統中醫早認為,凡藥三分毒,不僅有大毒、小毒,即使是甘草、人參,久服必有偏旺,也會傷及人命的。因此負責任的醫生應該引導人們重在預防,治病應先調神,食療,后針灸藥物;而且用藥應以平為期,適而可止,切不可過多或長期服藥。一些修練者因放棄了本來就不應該亂服用的藥物或無效治療,從而減輕了藥源性疾病,并因身體的自然康復能力使原來失調的生理功能得以自動恢復。雖說健康狀況的好轉是因為放棄無效治療,但修練者卻因此而誤以為是邪教之教義訓誡的結果,并對教義更加深信不疑。其實,這只是歪打正著所取得的效果。

  三、具有去個體化與從眾效應

  人害怕孤獨,因而總是有參與到一個群體的自然趨向。內心孤獨的人參加一個修練群體,將對修練者原來的人際關系帶來重要的影響:一方面,邪教群體的修練活動使修練者脫離了原來的人際交往圈子,具有破壞原社會人際關系結構的離心力,包括與配偶和親朋戚友的關系;另一方面,又重新建構了一個具有共同信念、共同興趣、相似語言風格和統一文化標識的人際圈,具有去個體化和從眾的向心力。事實上,前一個人際圈是一種具有競爭性的、現實利益沖突的、價值多元的、充滿挫折和失敗的、有風險的復雜關系;而后一個人際圈卻是由崇拜同一個對象,想象有共同愿景、有共同話題的人所組成,所以信眾之間具有一種貌合神離的親和力。甚至可見少數原本對婚姻很恐懼的青年男女在參加修練后,與同一群體中的異性締結了新的婚姻關系。在訪談中了解到,一些邪教癡迷者坦言,在他們人生最失意和孤獨的時候正是群體聚集的練功方式帶給他們安全感,在他們最困惑沮喪的時候帶給他們肯定感。但觀察表明,邪教癡迷者之間并不具有真正內心的真誠和群體的親和力,更多的時候見到的是他們各自內心的孤獨性和對正常親倫關系的破壞。

  四、具有誘導精神疾病和自殺的效應

  各種邪教群體宣揚所謂神通或特異功能,常直接誘導出修練者的幻覺和妄想。神通原是古印度許多宗教的一種觀點,即認為修行有成就的人會獲得一些神奇的能力,包括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如意通、漏盡通6種。祖師一再告誡說:神通是入定后的副產品,切莫舍本求末,忽略戒定慧,而去追求神通。道家早就指出,精神修練是一把雙刃劍,它既可以使人性凈,也可以使人瘋狂。最容易出現的兩類"回光差謬"(后也稱走火入魔)的狀況,就是"墮入頑空"和"墮入魔境"。前者是用意太過,"執著"諸事萬緣;后者是無法制止隨之涌來的眾多雜念,隨其雜念反覺舒服,即反主為奴。如靜坐時看到閃光和各種顏色,或看到菩薩天神降臨,這諸種幻覺都屬"魔境"。心理學家榮格認為,如果這些假象和幻覺被固定下來,就會成為心理障礙,并摧毀人格的完整性。這也即完整的意識被無意識肢解成許多自主的碎片或出現精神分裂。

  一些邪教教主公然將幻覺、妄想等心理性質的東西宣稱為物理的東西,因此更容易誤導癡迷者出現精神分裂的病態。列寧正是從這里看出了精致的唯心主義和粗俗的神學的一個共同的本質特征,即"唯心主義的實質在于:把心理的東西作為最初的出發點;從心理的東西引出自然界,然后再從自然界引出普通人的意識。"[1] 在超價信仰的支配下,人是很易被別人誘導出來的想象力所欺騙的。

  自殺是邪教群體中常見的精神障礙。為什么邪教癡迷者會自殺?表面上看,信徒好像是將自殺作為進入"天堂"的途徑,但實質上卻是對自己所患"絕癥"的最后的醫治。正如費爾巴哈的透徹分析:"即使是基督教的天堂,就其真正的宗教意義而言,也不過是那被設想成為基督徒的存在的人的不存在。死是一切罪惡和錯誤、一切情欲和食欲、一切需要和斗爭、一切苦難和悲痛的否定、終端。因此,古人把死稱為醫生。""自殺者所以希望死,不是因為死是一種禍害,而是因為死是禍害和不幸的終結,他希望死并選擇與追求幸福相矛盾的死,只是因為死是唯一的(雖然只在他的觀念里是唯一的)良藥,可以治療已經存在的或只是帶威脅的、難以忍受和忍耐的、與他追求的幸福不相符合的那些矛盾。"[2]

  綜上所述,邪教癡迷者的修練行為為其帶來多種身心效應,正因為如此,那些相互指責,說對方背叛了師訓的修練者們其實是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

  參考文獻

  [1] 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斯大林論宗教和無神論[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 226.

  [2] 費爾巴哈哲學著作選集[M]. 榮震華等譯. 北京:商務印書館,1984:301.

關于我們

廣東省反邪教網  粵ICP備1308448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

全民彩票